书香宁夏满溢凤城 金凤首家社区书吧开放

来源:南方信息港   编辑:郑丹   浏览:84426 次   发布时间:2019-01-18 03:32:10   打印本文

玄衣老者猛然催动真元,一只血手探出,将水凝聚而成的巨剑轰的粉碎。那一位伺候的妖魔兵,立马领命,道“得令!”言落,妖光闪动,用双手,拼命地锤击他的胸脯,每锤击一下,他整个人就跟青蛙鼓气一样,力气就更充裕一点,十八拳锤下去,要想使完,足足可以整个镇妖塔来回一圈回到原地,十八锤也是极限了,当即一停,双手搭在铁老大的战车之上,迎着铁老大的单拐兵器所指的方向就冲杀了过去。只见那金色巨雕长鸣一声,仿佛在示威一般,顿时一振双翅,利爪下擎着三个老者的尸体,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

蓦地,这里变得鸦雀无声,三名羽化期强者先是一愣,然后惊问道:“你把外面的人都杀了?”另外,看能不能找一个铜铃,如果找不到,就用铜铁之物简单地做上一个,拴于网袋上方。

  中新网满洲里1月17日电 (记者 李爱平)中国满洲里海关所辖的中国满洲里机场海关、中国满洲里车站海关、中国满洲里十八里海关、中国通辽海关、中国赤峰海关17日分别在驻在地挂牌。

  官方消息指,经中国海关总署党委研究,报中央编办批准,中国满洲里海关所辖部分隶属海关机构作如下调整:设立中国满洲里机场海关,按授权执行满洲里市内的海关各类属地管理工作,负责执行满洲里航空口岸的海关监管工作;中国满洲里海关驻车站办事处调整为中国满洲里车站海关,按授权执行满洲里铁路口岸的海关监管工作;中国满洲里海关驻十八里办事处调整为中国满洲里十八里海关,按授权执行满洲里公路口岸的海关监管工作;中国满洲里海关驻通辽办事处调整为中国通辽海关,隶属于中国满洲里海关,按授权执行通辽市的海关各类属地管理工作;中国满洲里海关驻赤峰办事处调整为中国赤峰海关,隶属于中国满洲里海关,按授权执行赤峰市的海关各类属地管理工作。

图为揭牌现场。 鲁焕新 摄
图为揭牌现场。 鲁焕新 摄

  此外,中国满洲里海关还将筹备设立中国额布都格海关和中国阿日哈沙特海关两个隶属海关。筹备期间,分别以中国海拉尔海关和中国满洲里机场海关名义对外开展海关监管工作。上述隶属海关单位机构规格均为正处级。

  据悉,包括海拉尔海关、额布都格海关、阿尔山海关、中国满洲里海关风险防控分局在内,目前中国满洲里海关共下设11个隶属海关单位。

  满洲里海关称,此次机构、职能调整和隶属海关的挂牌,将会更好提升中国满洲里海关的通关效率、降低通关成本、优化营商环境。(完)

“小个子,你每次使用草里金的时候,都要这样叫上一声才会有效吗?”杨立似乎很不愿意回答这么直接的问题,他假装没有听见,忙着在整理他的储物袋,等大个子第二次问出类似问题的时候,他才幽幽道:不过那种传说中的金翅大鹏与刚才的相差甚远,但是却也有种种相似之处,难道……

  新京报专访多位业内人士,剖析改编拍摄需翻越三座大山:剧本、选角、制作;未来《棋魂》《网球王子》等作品将问世
  漫改真人剧爆款,正在来的路上

  当热门网络小说几乎快被影视开发殆尽后,漫画因其年轻的受众、脑洞大开的故事情节和相比热门网络小说高性价比的授权金,成为影视改编的又一IP源头。

  陈柏霖、景甜主演的改编自同名漫画的电视剧《火王》正在湖南卫视播出,同样改编自漫画的网剧《快把我哥带走》在腾讯视频播出之后反响不错。近两年共有14部漫改真人剧播出,新京报记者专访多位业内人士,就目前漫改真人剧产业进行探究分析。

  回看

  从《三毛》到《快哥》的22年

  国产漫改真人剧最早可以追溯到《三毛流浪记》,漫画家张乐平在1935年开始画三毛漫画,1996年导演徐银华拍摄了22集的儿童剧《三毛流浪记》,三年后又推出24集的续集,两部《三毛流浪记》中饰演三毛的演员都是孟智超。

  时至本世纪初,由朱德庸漫画《涩女郎》和《双响炮》改编的电视剧《粉红女郎》和《双响炮》口碑不俗,《粉红女郎》中塑造的“结婚狂”、“男人婆”、“万人迷”、“哈妹”四个单身女性形象深入人心,同一时间段根据香港漫画家马荣成编绘的武侠类漫画《风云》改编的《风云》系列剧也有不错的反响。

  当时,台湾偶像剧也大多改编自漫画作品,《流星花园》改编自日本漫画家神尾叶子的《花样男子》,林依晨、郑元畅主演的《恶作剧之吻》改编自多田薰的漫画《淘气小亲亲》,周渝民和徐熙媛主演的《战神》改编自日本同名少女漫画。

  之后国产漫改真人剧一度陷入沉寂,作品寥寥。直到2015年,根据中国3D武侠动画连续剧《秦时明月》系列改编的古装武侠电视剧《秦时明月》播出,由陆毅、陈妍希主演,这部剧曾被原著粉寄予厚望,但是播出后因人设改动较大,演员选角受争议等原因,收视率和口碑皆不尽如人意。

  2016年的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被原著粉称为“神还原”,2017年上线的网剧《镇魂街》和《端脑》,都是具有探索意义的漫改真人剧,在圈层内有一定的影响力,但都未出圈。

  腾讯视频的网剧《快把我哥带走》在豆瓣上斩获7.5分,是漫改真人剧中难得的口碑与收视双丰收的作品。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漫改真人剧有几十部立项,但2017-2018年只有14部剧播出,由此可见,漫改真人剧想要与观众见面,仍然需要渡过许多难关。

  有妖气副总裁谢正瑛认为当下国内的漫画产业,有诸多利好消息,“国内漫画产业经过七八年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优质漫画作品,漫画的读者人群增长也很快,而且漫画平台对漫画家的稿费投入也很高。此外几大视频网站对国漫也非常支持,资本和平台的支持给漫画行业注入了很多希望。”

  《虎×鹤妖师录》讲述了江湖浪子虎子与高冷的贵公子祁晓轩二人不打不相识,在共同成长的道路中,从彼此嫌弃到成为“虎鹤”之交的故事。根据其改编的电视剧《虎鹤》正在筹备中,制片人王子姣对记者介绍开发《虎鹤》的原因,“我们非常看好国漫市场的发展,国漫产品逐步成为当下主力消费群体的消费品类,所以我们选择这一领域的优质内容进行开发改编。而在众多头部优质国漫作品当中,《虎鹤》是一个难得的从人物出发的好故事,其中传递的真挚情感非常打动我们。”王子姣表示,制作团队希望通过剧版《虎鹤》树立一个新的文化符号,用“虎鹤”来形容朋友之间牢不可破的关系,“在这个故事里承载着我们对人与人之间美好关系的渴望。”

  困难

  平衡原著粉和普通观众的诉求

  剧版《火王》为了适应电视台的播出要求,改变了原漫画中的部分设定,引起了原著粉的质疑,这也是很多漫改真人剧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漫画长时间地连载,跟漫画粉丝建立起了深刻的情感连接,原著粉也是漫改真人剧的重要受众,平衡原著粉和普通观众的需求,是每一个漫改真人剧创作者都必须处理好的难题。

  网剧《快把我哥带走》制片人黄星坦言,“漫改真人剧如果得不到原著粉丝的认同或喜爱,是会死得很惨的。但我们也不会一味讨好粉丝,既要尊重原漫画的气质调性,也要遵循影视剧的创作规律来改编。”

  一位不愿具名的制片人对记者分析,很多漫改真人剧播出效果不理想,原因在于改编时的出发点就跑偏了,制作团队没有从故事内核和人物本身出发去改编,而是为了这个漫画IP的热度以及以这个IP为名聚集的粉丝基础。“没有从真人剧的逻辑出发改编,很容易做出一个四不像的东西来,一味追求还原漫画,最终呈现给观众的是一场大型又冗长的cosplay。其实漫画原著粉并不想在真人剧看到一个动起来的漫画,如果是复刻漫画式的还原,不如去看动漫,因为真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与漫画的人物来PK,漫画的人物的想象空间更大。”

  网剧《快把我哥带走》改编自漫画家幽?灵姐妹组合的网络连载条漫作品,就原著粉与普通观众的平衡上,做出了一个积极的探索。

  众所周知,漫画的魅力在于丰富的想象力、夸张的表达方式和自带中二气质,但如果没有处理好漫画与剧本的关系,就会水土不服,让观众觉得尴尬。《虎鹤》制片人王子姣认为:“‘中二病’是青春期少年在成长时期由于自我意识过盛而导致的叛逆和特立独行的心理状态,因此在剧中主人公的‘中二’并非体现在流于表面的‘夸张表演’,而是需要一切行动符合‘中二病’少年的内心诉求,比如他渴望被认可以及他不顾后果的行为等等,把握住了‘中二’的心理动因再去设计人物的行动路径,一切就会理顺了。”

  网剧《快把我哥带走》制片人黄星则说,《快把我哥带走》中的“中二”风格是有生命力和质感的,并不是强行“中二”,“虽然有时候剧中人会显得夸张,但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剧中人每天经历的事情、成长的烦恼、心中的执念和梦想,都能让观众有代入感,即使这些人会做一些很奇怪的举动,也会有心理支持的。”

  为了让剧版《快把我哥带走》保留住原漫画中的“中二”感,同时也不让广大观众觉得尴尬,黄星说道:“第一集的开头我们让男女主人公时分时秒的父母用了很喜感的表演,他们肉麻到没羞没臊让天上的星星都没眼看跳了海作为开头,很明确地告诉观众,这部剧的打开方式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让观众有了心理准备,这部剧就是有强烈的漫画风格,把奇幻元素嫁接到日常生活中。”

  选角会影响整部剧的美誉度

  漫改真人剧播出之后原作粉丝不接受,普通观众不买账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选角不符合原漫画人设以及演员表演不达标。

  2018年湖南卫视暑期档金鹰独播剧场首播的电视剧《甜蜜暴击》,改编自韩国漫画《狂野少女》,该剧是鹿晗、关晓彤首次以情侣档身份出演。关晓彤饰演的方宇是“格斗女王”,鹿晗饰演的明天是贫寒的“元气学长”,截至发稿前该剧在网络上的评分是2.7,84.1%的观众打出一星,是近两年漫改真人剧中网络评分最低的剧集。观众对《甜蜜暴击》的诟病,除了剧情和粗糙的制作之外,就集中在对演员表演的不满意。网友刘十九称:“没见到甜蜜,倒是这个演技每一秒都是暴击。”此外,胳膊毫无肌肉线条的关晓彤,演绎格斗女王这一角色,也缺少说服力。

  谈到漫改真人剧在操作中的难度,谢正瑛谈道:“漫画跟小说不一样,漫画因为长期连载,人物形象已经深入粉丝的心,因此漫改真人剧时在打造人物形象上要符合用户心目中的人。此外还有通常说的次元壁,漫画的创作手法在影视转化时会有破次元壁的难度。”

  改编人才、资金相对缺乏

  有妖气副总裁谢正瑛坦言,漫画的变现渠道主要是线上的付费收入以及线下的漫画影视改编,目前能够变现的是头部作品,“有妖气平台上签约的漫画作品有几百部左右,但售出影视版权的作品大概不足十分之一。”

  影视剧从剧本、选角、拍摄到后期、宣发各个环节,都需要专业人才和充足的资金,在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之后,漫改真人剧项目的推动也会遇到人才、资金缺乏的难题。关于目前漫改真人剧项目推进困难的问题,谢正瑛认为跟整个行业趋势有关,“现在整个行业都在面临资本退潮、资金紧缩、平台去流量化的情况,之前几年疯狂采购IP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平台和承制公司手上囤积了大量的IP,但是开发的体量又有限,漫改真人剧很多都属于少年向的、玄幻类型剧,投入成本很高,很多平台考虑到投入产出比就会相对谨慎”。

  一位资深漫画编辑跟记者表示,有大量的漫改真人剧项目的推进过程步履维艰,个中原因多种多样,其中行业内自身的原因在于一些漫改真人剧的编剧不了解漫画,也没认真读原著,写出来的剧本,原著粉丝不买账,观众更是无法接受连逻辑都不通顺的台词和前后无法连贯的人物行为。

  破局

  写好故事、立住人物、合理填补

  黄星认为,“漫改真人剧折射出的问题其实是整个国产剧创作和制作上都存在的问题。剧作被诟病的原因就在于故事没有写好,人物没有立住,制作太粗糙,这个是由我们的制作水准和审美趣味决定的”。

  《虎鹤》制片人王子姣认为漫改真人剧的落点应该在“真人剧”上,改编应当遵循影视剧的规律。“《虎鹤》真人剧的开发已经持续了2-3年,耗时最长的环节在于寻找定位。到底是高度还原漫画还是多做改编,我们也曾摇摆过,最终回归到剧作本身,改编工作要符合剧作规律,同时把握到原著漫画故事内核与核心人物设定,在气质上找到契合点,关注并合理保留读者热点讨论的具体情节”。

  此外,因为漫画一般都是长时间连载并且处于未完成阶段,因此编剧在改编过程中就需要扩充内容,在理解故事的基础之上梳理情节线,完善世界观,“因此编剧与原著作者、责编的沟通就必不可少”。王子姣如是说。

  黄星分享到,《快把我哥带走》是轻体量的漫画,因此改编时要大量填充情节,“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重新梳理了剧中主要人物,把每一个人物的成长史、优点、缺陷、人物关系丰富起来。当我们有了丰满、鲜明的人物之后,再以原漫画的故事情节点作为种子,把握住原著的气质和调性,创作出了30集的故事”。

  作为漫画平台方,谢正瑛对漫改真人剧改编提出的建议是,“项目策划和制作人首先要认同漫画作品,理解其中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漫画在长期连载中已经与用户建立了深刻的情感连接,因此在改编时要把漫画本身的精华保留下来,要足够理解用户从这个作品中希望看见的是什么,这是成功的前提”。

  黄星则认为:“漫改真人剧不要因为改编的是漫画就觉得有特殊,有时候破壁的力气使得太大就跑偏了。漫改真人剧要克服漫画本身在体量和形式上的局限。随着国漫的崛起,未来一定会有更成熟、更有质感的漫画出现。”

  未来

  大批漫改剧将陆续面世

  未来也有一大批国产漫改真人剧在路上,即将播出的两部漫改剧因为主演阵容从开机时就备受关注,一部是黄子韬、易烊千玺主演的《艳势番之新青年》,改编自韩露的漫画《艳势番》,另一部是井柏然、刘亦菲主演的《南烟斋笔录》。

  去年9月17日,腾讯影业在发布会上宣布了重启日漫《网球王子》的拍摄,并邀请李娜、姜山作为该剧的技术指导;徐静蕾也在同一场发布会上宣布与腾讯影业合作开发漫改剧《一人之下》并担任监制;许凯、张榕容主演的《从前有座剑灵山》即将播出;擅长青春校园题材的小糖人影业与厚海文化宣布联合开发日漫《棋魂》;时隔三年,华策影视在2018影视艺术创新峰会上宣布重启剧版《长歌行》,剧本将由裴雨飞和常江联合完成。

  谢正瑛对漫改真人剧的未来保持乐观的态度,“虽然目前漫改真人剧还没有出现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爆款,但是以漫改真人剧的难度来讲,能够制作完成并顺利播出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我相信,随着漫改真人剧前作经验的积累和漫画IP的时间沉淀,未来的漫改真人剧一定会出现爆款作品”。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咳咳...师兄!?”不远处的禹义,东方海脸色一阵煞白,刚才一击看来也是受伤不轻。来自大周皇朝的一位老者现身,顾慢尘的身影从仙园内走了出来,让其喜不自胜,不过看他的面色并不欣喜,让这名老者的面色微微一变。少刻,不久,独远,沈月柔,往天玑宫大殿方向走去。

本文链接:http://aryapayan.com/2018-12-25/73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