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高峰一场车祸:大巴车公交车相撞 4人受伤送医

来源:南方信息港   编辑:洛克恩斯托拉托斯   浏览:27814 次   发布时间:2019-01-18 04:01:27   打印本文

“大长老在里面安好?” 众位长老当中有一人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了询问,他的声音当中带着不安,却是将众人心中的问题给发问了出来。其眼中狠色一闪之后,就从腰部摸出了一把匕首,冲着上方的大鱼猛然直刺而去。墓园内被他挖得“叮咚”响,然而墓园外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被他以禁阵隔绝了所有响动,除非走进墓园之内,否则难以发现任何端倪。

“快快快,都楞着干什么,还不将小恩公抬往药殿。” 大长老连忙带腔作势地吩咐周边的长老道。他一边亲自上前他出手指在杨立的鼻息上展了展,连呼几声不好不好,这才有模有样地指挥几个长老他们抬着杨立去往药殿。“唰!”长枪贯入真气,要不是真气之因高品质的兵器,也是能分晓断定高下,不是断就是残,一招取敌,枪影残留,那位蓝头发的魔尊不敢再次硬接,金枪铁闪动火影,飞出一道魔炎。

  两个美国公司在美国的专利大战,庭审现场出现了中国的手机公司。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苹果首席诉讼律师:高通要想赢得诉讼非常困难

  美国当地时间1月11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下称FTC)指控高通涉嫌损害智能手机及其零部件行业竞争一案开庭审理。在这次审理中,中国的华为公司和联想公司出庭作证,苹果也出庭作证。

  苹果公司首席诉讼律师Noreen Krall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专访表示,苹果和高通在专利授权方面主要存在三个分歧:一是高通公司双重收费,既收取芯片费用,也收取授权费用;二是“无授权,无芯片”,如果不为授权付费,高通将不提供芯片;三是高通公司授权费按照手机整机百分点收费,而智能手机中的许多创新与高通的通信芯片没有关系。

  众所周知,高通持有众多移动通信标准必要专利,且是全球最大的基带芯片生产厂商之一。高通公司在相关国家的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及全球基带芯片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中,高通公司持有大量与3G(WCDMA和CDMA2000)及4G(LTE)无线通信标准相关标准必要专利,而专利许可也是高通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和收入来源。

  由于高通的很多专利都是生产智能手机绕不开的,因此几乎所有的手机生产商都需要向高通缴纳专利授权费。在业界,这项费用被人称为“高通税”。

  “高通的授权费是非常不公平的,高通利用了在芯片市场的支配地位,收取了比别家高得多,远高于竞争者的这个专利授权费”,Noreen表示。

  对于“公司必须先获得高通公司的专利许可才能销售芯片”的做法,据报道,高通首席执行长史蒂夫?莫伦科普夫在庭审上表示,这种做法是为整个行业做事情的最好方式。因为高通的专利许可涵盖了手机可能使用的更多技术,而不仅仅是该公司调制解调器芯片中的技术。而芯片并没有涵盖所有的知识产权。

  该案由美国FTC在2017年发起,主要是起诉高通涉嫌损害智能手机及其零部件行业。目前庭审目前正在加州进行。16日,FTC已经完成了它的这方面的证据的提交,整个审理将于2月1日结束,之后几周内将做出裁决。

  “这些证据是非常强有力的,高通想要赢得这场诉讼非常困难”,Noreen表示。

  华为联想在庭审上说了啥?

  现场播放的华为和联想录制的证词中,两家公司解释了高通是如何通过威胁阻断芯片供应来强迫这些公司与其签署专利授权协议的。

  在证词中,联想知识产权副总裁Ira Blumberg表示,当联想希望结束与高通的授权时,高通的回复是,如果没有授权,将不出售芯片。与诺基亚、爱立信、英特尔等专利持有公司相比,高通的授权费率非常高。

  华为法务总监于南芬称,他们(高通)说,如果我们不延长CDMA授权,他们将停止供应芯片,这将中断华为的业务。华为与高通签署了 不公平的条款“non-FRAND” ,但是“我们没有选择”。

  2015年,中国国家发改委裁定高通滥用垄断地位:一是收取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二是没有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三是在基带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条件。

  在此次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中,发改委对高通处以60.88亿元人民币罚款,相当于2013年度高通在中国市场销售额8%。这意味着,2013年,高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达到了761亿元人民币。公开财报显示,2017财年,高通全球营收223亿美元,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近150亿美元,占高通当年总收入的65%。

  据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向国是直通车介绍,在此次反垄断调查之后,高通对中国手机厂商收取的授权费比例从5%降到3.65%,收费基数为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

  截止2016年12月31日,包括华为、中兴、联想、小米、魅族、vivo、金立、OPPO等在内的所有国产手机厂商厂商已相继与高通重新达成专利许可合作。

  高通的专利授权收费方式对中国手机企业影响重大。

  2017年,中国生产了19亿部手机。2018年1-11月,手机产量同比下降2.4%,但仍然高达18.5亿部。

  对中国手机企业而言,高通的专利授权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在2017年公布的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利润情况来看,华为净利润率约为3.2%左右,OPPO、VIVI等也大致相同。

  北京大学教授、反垄断学者盛杰民对记者表示,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虽然使高通做出了让步,例如不能要求反向授权,按照整机批发价格65%收取授权费等,但对高通“双重收费”“无授权,无芯片”的商业模式依然无法撼动。

  目前,全球正处于5G商业化前夕,苹果和高通之间的专利大战也迎来了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如果高通的商业模式被撼动,那么手机厂商有望在5G时代获益。尤其是此次“带头大哥”苹果的加入,情况或许不一样。

  Noreen表示,行业当中,众多的公司都会出庭作证,包括爱立信、英特尔、摩托罗拉、联想、华为、三星、联发科、索尼、和硕、纬创和黑莓等。而苹果也是该案的做证者之一。

  “高通税”未来会怎样?

  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表示,自从公司 2017 年对高通提出起诉后,苹果曾提出让高通为其 2018 年款iPhone提供芯片,但是遭到对方拒绝。无奈之下,苹果只好选择英特尔。

  此前,高通公司向每部苹果手机收取7.5美元授权费,但自2017年起,高通公司又按照整机比例向苹果收费,远高于7.5美元。2017年,苹果公司选择英特尔提供CPU和基带芯片,高通出局。

  目前,高通在全球发起多个关于苹果侵权的诉讼,希望苹果重回谈判桌,但苹果坚持不会向高通的商业模式妥协。

  在德国,本周二德国曼海姆法院在最初的口头裁决中驳回了高通的诉讼,称苹果在其智能手机上安装该公司的芯片并未侵犯它的专利。

  在中国,高通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苹果对三项软件的侵权,福州法院向苹果发出针对相关型号的诉中临时禁令。目前,苹果公司向福州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苹果相关型号手机的合规性。而高通公司则申请强制执行该判决。

  目前,高通在中国向苹果发起24起侵权诉讼,但均为非蜂窝技术专利。

  盛杰民表示,不可否认,高通公司的基带芯片对通信行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应保护技术创新。但企业不应因拥有技术创新而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如对整机收费的模式,未来5G时代,汽车也会成为终端,对整机收费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应在鼓励创新和维持市场公平竞争方面做出平衡。

  盛杰民认为,美国法院的裁决,也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苹果诉高通的案件产生一定影响。

  例如,2015年中国对高通滥用垄断地位做出处罚后,2017年,韩国对高通在韩国市场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处罚1.03万亿韩元罚款,并要求其改变授权行为。2018年1月,欧盟委员会对高通开出9.97亿欧元罚单。

  Noreen表示,法庭可能会判定,高通和华为、小米、OPPO、vivo 等厂商谈判的授权协议是在高通不公正使用它市场地位前提下作出的。如果中国厂商希望,法庭也可以要求高通和这些厂商重新就协议进行谈判。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小伟认为,FTC和高通一案对中国手机制造商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如果高通打输官司,这就做实了“高通税”,它的商业模式就难以持续。“这有利于提升中国广大手机制造商的议价能力,造福中国消费者。”

  但是,即使高通输了官司,所产生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王艳辉认为,即使高通输掉官司,新的授权模式不一定价格更低。如未来不按照整机收费,而是收取固定费用,也不一定会更便宜。这取决于双方的博弈。目前,苹果完全采用英特尔的基带芯片,增加了博弈的筹码。

  其次,即使做出高通败诉裁决,高通仍可通过上诉延长最终裁决的时间,而且与手机制造商的谈判也需要时间。2019年是手机厂商推出5G手机的关键时间窗口,由于英特尔5G基带芯片的推出将晚于高通,这也会造成苹果的竞争劣势。

  

万真盟,那不是萧真投靠的联盟么?旁侧一位,琵琶妖,道“大人!”

  中新网1月11日电 《即刻电音》正在腾讯视频热播中,上周的主理人与制作人原创配对赛中,主理人为了feat心仪制作人各出奇招。在1月12日即将播出的第七期中,未出场的制作人们将为了赢取主理人战队“最后的门票”展开激烈争夺。与此同时,主理人金曲主题战拉开帷幕,张艺兴的宇宙队,大张伟的顶天村队和尚雯婕的开封府,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Jasmine 主办方供图
Jasmine 主办方供图

  张艺兴宇宙队震撼全场 大张伟蒋亮带队惊喜发糖

  本期主理人团队秀战役打响,张艺兴带领宇宙队成员Anti-General和Jasmine共同表演《无人之域》。创作之初,张艺兴因为三人风格迥异有些担忧,因此把“魔鬼”(Anti-General)与“天使”(Jasmine)进行融合碰撞,让“无人之域”兼顾缥缈与感染力。许多网友看过张艺兴宇宙队表演卡段之后纷纷表示,“太好听了,求放整首歌”。而当主持人李晨问到Jasmine,“和张艺兴背对背的感觉怎么样?”她羞涩表示,“安心”,现场仿佛被粉红泡泡覆盖。

  大张伟带着顶天村乐队成员 “村长”蒋亮、“奇迹男孩”齐奕同&董子龙共同表演《跳跳糖》,一如既往嗨翻全场,表演结束时现场无数降落伞飞舞下落为全场发放糖果,着实让人惊喜不已。大张伟坦言,“这个创意是村长想出来的”,而“村长”蒋亮不仅秀出“自己最可爱的造型”被主持人李晨盖章,还再次爆出金句,“感觉自己突然疯了,即刻疯掉”,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们的表演又为何令张艺兴一脸严肃?

  陶乐然遭遇尚雯婕“放弃” 张艺兴为其“开绿灯”?

  此前,制作人陶乐然凭借“鹅式”魔性笑声与独特“反丧哲学”备受主理人尚雯婕的青睐,两人也一直有合作的愿望。在本期中,陶乐然拿到了尚雯婕的sample并进行创意改编,然而战队名额所剩有限,尚雯婕不得不做出艰难的选择,为了保住实验电子制作人香料组合忍痛放弃陶乐然。

  陶乐然没能成功feat尚雯婕,现场观众亦是十分惋惜。然而在被淘汰之际,张艺兴按下Save(拯救)键邀请陶乐然加入自己的战队,当面对着现场有些失落和失措的陶乐然,张艺兴也十分耐心也给了他充分选择的机会,“我愿意拯救你……你也可以尊重你的内心,因为做自己是最炫最酷的事情”。陶乐然将会何去何从?他会加入张艺兴的战队吗?

  大张伟毛聿成feat上演偶像剧 香料组合让尚雯婕“五雷轰顶”

  在突围战中,大张伟十分欣赏毛聿成并希望之后合作,本期毛聿成定制儿歌电音《我有一头小毛驴》,被大张伟直呼“这不是给我做的歌嘛”,却遭遇毛聿成迟疑回答两人遗憾错过。在现场,大张伟不死心再度发问,“这首歌是不是给我做的?”,得到毛聿成肯定回答后不禁感叹“人生为什么要如此坎坷?你为什么不选我”,也因此被网友调侃“场面太像偶像剧了,一个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这一次,大张伟会挽留(拯救)毛聿成吗?他们会成功feat吗?

  实验电子制作人香料组合被尚雯婕提前锁定feat,他们带来了参加《即刻电音》面试时候一小时的即兴创作,并在舞台上大跳“踩气球舞”,深深感染了主理人和现场观众。大张伟情不自禁模仿,并认真询问“当时用了多长时间编舞呢”引发全场大笑不止。而尚雯婕更是激动到傻笑,直言“每一次都不会让我失望,你们知道什么叫五雷轰顶吗?”

  战队成团在即,三位主理人会如愿feat到心仪制作人吗?主理人战队PK,到底谁能更胜一筹?一切精彩敬请关注本周六(1月12日)腾讯视频《即刻电音》。

见侍从口中没有说出自己所期望的“地老”,大长老有些兴味索然,脸上不觉露出淡淡的失望,那这种表情并没有逃离侍从眼睛的观察,见这位在丹药界知名的大佬毫无兴趣的样子,便同大长老说了一声,倒退着出来包间又去伺候别的主顾了。那个男子在那些士卒之中穿梭,杀戮四起,那些真道五重的士卒瞬间就被斩杀,每吸收一个士卒他的剑芒就更耀眼一分。暴风能量的消失使那巨型傀儡惊呆了,他刻意打造的杀手锏居然是如此不堪一击,来人的强大真的是强大到了超出了他的想象,“轰轰轰!”转身,狂奔,跳跃,巨型傀儡此刻在中心奇光的操纵这下,迅速往岛屿西面跳跃飞纵,一步就是七八十丈的距离,跳跃之中,炸裂一切地面之处,只是少刻,凌空踏入洞庭湖中,继续往西面方向而去。看来那巨型傀儡知道独远厉害,已经是打算放弃这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了。

本文链接:http://aryapayan.com/2019-01-02/14401.html